2017年6月22日 星期四

巴金譯作在台灣

     巴金在台灣的時間很短,戒嚴期間又因為他人還在對岸,著譯作依戒嚴法是都要查禁的,所以戒嚴期間看過他譯作的人應該不多。但真是如此嗎?事實上,他的譯作在台灣流傳的還頗不少。       
    帕米爾書店在1970年代出了三本巴金譯的克魯泡特金:《人生哲學:其起源和發展》(原書名為《倫理學的起源和發展》)、《我底自傳》(原名《克魯泡特金自傳》)、《麵包與自由》。雖然分別署名「李費甘」和「巴克」,但其實是很有誠意的匿名法:巴金本名李堯堂,字芾甘,芾與費同音,何況眾人皆知巴金的筆名就是取自克魯泡特金,「李費甘」就跟署真名的意思差不多,識者自知;另一個假名「巴克」到底也留了巴金筆名中的「巴」字,也算是為難帕米爾書店的任卓宣了。克魯泡特金是無政府主義者,照理說應該不合威權體制的胃口,所以任卓宣還特地先消毒:

魯泡特金的人格與思想,都可以作為我們從事反共大業的參考。....古人說: 『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?』我們要從事反共,是應該進入它的內裡,作一挖根的工作才行。那麼,介紹克魯泡特金的著作,也就很有意義了。

    言下之意,出版匪書以制匪,不應罪我。不過這三本克魯泡特金,也只有帕米爾敢出,其他出版社是沒有碰過的。

1975年帕米爾書店版,署名「巴克」



1975年帕米爾書店版,也是署名「巴克」

    

1973年帕米爾書店版,署名「李費甘」譯


其他出版社大多出版巴金的文學譯作,包括《秋天裡的春天》、《父與子》、《處女地》、《快樂王子集》、還有《遲開的薔薇》裡面幾個短篇。其中被匿名或改名出版最多次的是屠格涅夫的《父與子》,戒嚴期間台灣所有版本的《父與子》都是巴金譯的,從1957年到2000年,至少被盜印十二次,用過的假名包括「林峯」、「陳雙鈞」、「江子野」、「遠景編輯部」、「鍾文」、「孟斯」,都是為假名而取的假名,並非巴金專用的假名。屠格涅夫的《處女地》也是當時台灣唯一譯本,收在各種屠格涅夫全集裡的都是巴金譯本。

1979年大漢版,署名「江子野」譯


   克魯泡特金和屠格涅夫的原文都是俄文,但巴金並不會俄文。那他是用什麼語言轉譯的呢?他在《倫理學的起源》一書中解釋,他用了英、法、日、西、世界語、德文六種語言的譯本,相互參照。另一本確定由世界語轉譯的是《秋天裡的春天》。這是匈牙利作家Julio Baghy的中篇小說,巴金的譯作出版於1932年。他從1929年就住在朋友索非(周祺安,1899-1988)家樓下,兩人交情深厚,都愛好世界語;索非是開明書店的編輯,這本書也是開明出版的,可以算是兩人友誼的見證。索非1946年舉家遷台,經營台灣開明書店,但太太和子女後來都回上海去了,索非一人獨留台灣守著開明書店,至1988年在台北過世,沒能再見巴金一面。這本書在台灣共有三個偽譯本,譯者用的假名包括「葉明宏」、「河馬」、「邢雲」。

上海開明書店1946年版本,在香港的舊書店購得
1969開山書店版,未署名
1978河瑞出版社版,署名「河馬」譯
      

1980年煦明出版社版本,署名「邢雲」譯


巴金雖然最早學的外語是英文,但他從英語翻譯的作品不多,台灣最常看到的是王爾德的《快樂王子集》,收九篇童話和七篇散文詩。台灣至少有七個版本是巴金的,從1959年署名「高天明」的版本開始,直到1979年敬恆未署名版本,是19601970年代的主流譯本。他在1948年出版的《快樂王子集》有很長的譯後記,說明翻譯王爾德的困難和緣由:

上海文化生活版,1948年出版。
二十年前我起過翻譯英國詩人奧斯加王爾德的童話(或仙話)的念頭。可是我始終不敢動筆。他那美麗完整的文體,尤其是富於音樂性的調子,我無法忠實地傳達出來。他有著豐麗的辭藻,而我自己用的字彙卻是多貧弱。我在前面已經說過我不是王爾德童話的適當的翻譯者,我的翻譯只能說是試譯稿。(1947

說的十分謙遜。但其實他的譯文玲瓏剔透而富於音樂性,讀過令人難忘。如他描寫的人魚:

她的頭髮像是一簇簇打濕了的金羊毛,而每一根細髮都像放在玻璃杯中的細金線,她的身體像白的象牙,她的尾巴是銀和珍珠的顏色。銀和珍珠的顏色的便是她的尾巴,碧綠的海草纏在牠上面;她的耳朵像貝殼,她的嘴唇像珊瑚。冰涼的波浪打著她的胸膛,海鹽在她眼皮上閃光。




1959年大眾書局版,署名「高天明」譯,僅收六篇

1970 台中一善書店版,未署名

    
1979年敬恆出版社版本,未署名


在戒嚴期間,巴金被迫成為幽靈譯者。一直到解嚴後,東華書局才取得巴金本人授權,在台灣出版了真正署名巴金的譯作。但其實他的翻譯作品在台灣不斷流傳(詳見附表),尤其是他的《父與子》、《快樂王子集》等作品,不知嘉惠了多少台灣的讀者,雖然他們並不知道譯者就是大名鼎鼎的巴金。

(本文發表於《文訊》雜誌380期,2017年六月號)
  

附表:巴金譯作在台灣的盜印本(1949-2000


巴金譯作
台灣未授權版本
書名
出版年
署名
書名
出版年(出版地:出版者)
倫理學的起源和發展
1928(上海:自由)
李費甘
人生哲學:其起源及其發展
1973(臺北:帕米爾)
秋天裡的春天
1932(上海:開明)
葉明宏
秋天裡的春天
1969(台南:開山)
河馬
秋天裡的春天
1978(台北:河瑞)
邢雲
秋天裡的春天
1980(台北:煦明)
自傳
1933(上海:新民)
巴克
我底自傳
1975(臺北:帕米爾)
麵包與自由
1940(上海:平明)
巴克
麵包與自由
1975(臺北:帕米爾)
父與子
1943(上海:文化生活)
林峯
父與子
1957(臺北:旋風)
林峯
父與子
1968(台北:正文)
陳雙鈞
父與子
1971(台北:正文)
編輯部
父與子
1978(台北:遠景)
江子野
父與子
1980(台北:大漢)
未署名
父與子
1980(台北:喜美)
未署名
父與子
1981(台北:文言)
未署名
父與子、煙、初戀
1981(台北:名家)
未署名
父與子
1983(台南:綜合)
編輯部
父與子
1986(台北:書華)
鍾文
父與子
1993(台北:遠景)
鍾文
父與子
1999(台北:錦繡)
孟斯
父與子
2000(台北:桂冠)
遲開的薔薇

1943(上海:文化生活)
謝金德
茵夢湖[1]
1982(台北:輔新)
(未署名)
茵夢湖[2]
1987(台南:大夏)
處女地
1944(上海:文化生活)
江子野
處女地
1979(台北:大漢)
江子野
處女地
1981(台北:喜美)
未署名
屠格涅夫全集
1981(台北:龍記)
快樂王子集


1948(上海:文化生活)

高天明
快樂王子[3]
1959(高雄:大眾)
劉麗芳
王爾德童話全集[4]
1962(高雄:大眾)
(未署名)
殉美
1970(台中:一善)
編輯部
王爾德童話全集
1971(台南:正言)
陳宏乙編
夜鶯和薔薇
1977(台南:大夏)
編輯部
王爾德童話全集
1978(高雄:大眾)
(未署名)
快樂王子集
1979(台北:敬恆)





[1] 這本Storm 作品集有多篇小說,其中〈遲開的薔薇〉和〈鐘聲殘夢〉(巴金原譯名為〈馬爾達和她的鐘〉)兩篇是巴金的,其餘不是。
[2] 這本收錄三篇巴金譯作:〈茵夢湖〉(巴金原譯名為〈蜂湖〉)、〈遲開的薔薇〉和〈鐘聲殘夢〉。
[3] 這個版本只收了六篇童話:〈星孩〉、〈快樂王子〉、〈夜鶯與薔薇〉、〈自私的巨人〉、〈忠實的朋友〉、〈了不起的火箭〉。
[4] 參考李畹琪碩士論文〈王爾德童話中譯本隱含之翻譯觀與兒童文學觀〉(2002年台東師範兒文所碩士論文),謹此致謝。李畹琪未見「高天明」版本,其實那也是巴金的,只是收的篇數較少。「劉麗芳」版與巴金舊版差異很小,李畹琪以新版比對,所以才會判斷劉麗芳版是巴金的衍生版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