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4月28日 星期五

第一本白話的《羅蜜歐與朱麗葉》


Romeo and Juliet 應該是最深入人心的莎劇了,連通靈少女都要在話劇社演一下。這個故事在清末林紓翻譯成《鑄情》,但並不是劇本。第一本白話劇本是劇作家田漢(1898-1968)在民國十三年翻譯的,由少年中國學會出版。日前在舊書店看到此書,立刻買下,扉頁上有題詞:「家兄 留念 弟涵敬贈 一九四三、四、三十」,可能是某位流亡文藝青年隨身帶來的書吧!

此劇最早的白話劇本譯本,羅「蜜」歐的用字與現在常用的羅「密」歐不同
田漢是湖南人,曾留學東京高等師範學校,是知名的劇作家和電影編劇。他曾為電影譜寫主題曲〈義勇軍進行曲〉歌詞,後來成為中國的國歌。但文革中死在秦城監獄,有一段時間中共國歌只能演奏,不能用他的詞。到1982年才又恢復使用他寫的〈義勇軍進行曲〉為國歌。

1924年出版。此書蓋有之江文理學院圖書館館章,英文是Hangchow Christian College University。這原本是教會學校,現在校地被併入浙江大學。著名的莎劇譯者朱生豪即畢業自此校。


書上有贈書者題詞,



我特別喜歡這個譯本的開場詞:

本劇單述繁華的威挪拉,
有兩個聲威相等的世家,
由舊怨產出新讎,
弄的市民的手互染市民的血花。

天教這兩個讎家的肚裡,
降生一對薄命的情人;
他們那顛沛可憐的失敗,
葬了他們的生命和他們父母的紛爭。

他們這一段殉情的慘史,
和他們兩親不斷的憤慨,
除非他們兒女之死才肯罷休,
便是現在敝劇場兩點鐘的買賣。

諸君若是以忍耐的耳朵清聽,
此地有什麼缺點我們當然竭力改正。


這段裡的「本劇」、「敝劇場」、「兩點鐘的買賣」都非常生動。整段有押韻,簡潔有力,節奏感強,很適合舞台演出,不愧是劇作名家手筆。記得看電影《莎翁情史》時,那口吃的劇場老闆在那裡"Two...two..."了半天,真是為他著急啊!

開場詞。田漢不愧是名劇作家,這段在台上念起來鏗鏘有力,很適合演出。